本站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门新闻

最后的龙族后裔 《洛奇英雄传》芈璃背景故事曝光

时间:2017-09-13 10:32:04  来源:厂商供稿   责任编辑: sunyanping ;大神牛评:

 这是女神尚未降临的神话时代。

在东方大陆的中心,有着以巨大的山峰而闻名的群山,其中最高的一座灵山叫做德拉乌斯山。

在德拉乌斯山上,坐落着一个巨大的神殿。

巍峨的山脉被迷雾所包裹,坐落在上面的神殿仿佛被隐藏了一样。令人所注意的是,在德拉乌斯山的周边,有一些特别显眼的存在,正迎风挥动着翅膀。

他们是拥有着巨大的翅膀,长长尾巴,全身披裹着鳞片铠甲的巨龙。

灵山德拉乌斯上的神殿,正是侍奉这条龙的场所,所以神殿的各处都可看到表现出龙形态的碎片和装饰物。

神殿的祭坛前,一位满头银发的人类女性,抱着一个小包袱,正安静地低着头待着。

女性的脸庞好像被冰冻了一样,显得很是苍白,但即便如此还是可以从她嘴角自然的微笑里,看到一抹慈爱。

“马上就要到时候了。”

祭坛边上的人们并没有听到她的话,但她还是独自小声的嘟囔着。

忽然,像是在回应她的话一样,神殿的祭坛散发出了金闪闪的光芒。那是一直摆在祭坛里的月牙形状的圣物所散发出光。

她的神情里,有着一股凄凉。用充满悲伤的眼睛,看向了怀里的包袱。

“只能留下一些令人感到抱歉的委托了。”

被银发女子抱在怀里的包袱中,躺着一个刚刚出生的,正在熟睡的婴儿。

而就好像同意那个女人的话一样,祭坛的圣物又一次发光了。映射在刚刚出生的小孩子的脸上,闪耀着金光。

在历史的时代到来前,世界上存在着将龙侍奉为神的信仰。

能够与龙沟通的“神女”是信仰的核心。而在那时,龙之信仰在全大陆内遗留了无数的祠堂和寺庙。

但因一些特殊的原因,龙和人类的唯一连接点——神女,被人类所杀害,因此,龙和人类的关系渐渐变得消淡,最终龙消失在了人类的历史里。

龙之信仰也因此失去了力量,随着王国的复兴,更是渐渐消失在人类的记忆里。虽然传言在历史时代的末期,到最后为止,一直都有着守护龙之信仰的人存在。但是到了战争的时代后,因王国和女神的绝对权力,这样的人也逐渐消失了。

拥有龙的记忆的人在逐渐消失。

在漫长的岁月以后……

1.jpg

“姐姐很奇怪。”

玛露看着芈璃说。

芈璃不懂玛露的话语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看着她。但是不知为什么,芈璃不敢与之对视。

“到底是什么?”

“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但就是奇怪。”

捉迷藏游戏结束后,玛露满脸不开心。不管藏的有多好,都能被姐姐轻松找到。

突然,玛露用略带玩意的看着姐姐。

芈璃再一次躲开她的眼睛。

对玛露来说姐姐的态度非常奇怪。

“这样一看晚饭好像是我们玛露喜欢的烤塔提克?还不快去?再不去就没了!”

芈璃用晚餐转移着话题,加快了脚步。

一个人快速往前走着,玛露不满的说等等我,然后迅速跟了上去。

芈璃看着这样的弟弟,感觉到非常可爱,笑了起来。

玛露跑过来抓起芈璃的手。

俩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又亲密无间的一起走着。.

注意着玛露眼神,芈璃偷偷叹了口气。

要是被揭穿了怎么办,芈璃的心里一直都担心着。

若是让玛露知道了这个事实的话,以后就再也不会有捉迷藏了。

捉迷藏开始,芈璃当鬼。

确认到玛露躲好时,她首先摸了摸周边的草和土还有折掉的树枝等。

叶子上是蓝色的。

她跟着树丛能感受到,高高兴兴跑去的玛露的心情。

折掉的树枝是红色。

接着感受到,跨过倒塌的大树,以山坡顶端为目标跑去的清凉感。

最后,祠堂干净的大树干是紫色。

能够感受到,藏身在祠堂内部的玛露,那紧张的心情。

芈璃就像这样只要,摸到物品,就会感受到难以言表的独特的情感和感觉。

这种感觉经常会让芈璃想起特定的颜色,芈璃会通过这个颜色察觉到与事物相关的过去的事。

对于过去发生的事情虽然无法知道特别详细,但幸福的事情都是亮色系的,悲伤的事情都是暗色系的。

怎么看都好像是没太大用处的能力,但是用在捉迷藏上,却又真是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好了。

不管玛露藏在哪里,她都会先瞎转转最后就去到她的藏身处抓住她。

但,今天有些太轻松得找到却还是让玛露起了疑心。

“明天也来这里吧,姐姐。”

玛露抬头看着芈璃说了出来。

芈璃没有直接进行回答,看着祠堂,闭上了眼睛,做出一副考虑的样子。

“明天会有些困难。”

“为什么?”

刚要说明天是灰色来着,但是芈璃还是闭上了嘴。

“明天就……,反正不行啦。”

芈璃刚要含糊其词的跳过时,玛露就皱起了眉头。

除了触碰到事物就可以感知过去的能力外,芈璃还有预知接近的未来的能力。

这个虽然是一种预知能力,但是和魔法所说的窥视未来的能力还不同。

她能够知道的未来,也就只是颜色而已。

芈璃的脑子里颜色胡乱的搅动着,对于未来的不清晰的感觉渐渐传来。

最终,只凭借这个来预测明天会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唯一一点特别有用的是,这个能力预测天气是特别准的。

阴天的话是暗色,晴天就是亮色。

芈璃感受到的明天是灰色。

她每当看到灰色后一天都会下雨。

所以芈璃非常不喜欢下雨天。

当看到芈璃脸上表现出不高兴时,看着她的玛露长长的舒了口气。

“姐姐果然很奇怪。”-芈璃和玛露走出祠堂,沿着山路,在通往着村庄的台阶上慢慢的走着。

山路下面的是被城墙所围绕的城郭——舒兰,从山路向下看去,舒兰的风景一览无余。

高高的城墙可以挡住天上飞着的鸟与袅袅的炊烟,这座城市叫做舒兰,但是相比舒兰,它更以‘火的都市’而远近驰名。

舒兰在王国里,以火药的制作和灯火制作而闻名的地方。

白天制作火药所发出的火光闪亮人眼,夜晚被灯火所装饰的都市迷醉人心。

在芈璃和玛露回家期间,都市里的各个房子中都亮起了灯光。

两人走下山峰后,走进了祠堂入口附近的一间住宅。

穿过大门,是宽大的庭院与传统形态的东方住宅。

以巨大的木柱为骨架,顶部构造成三角形瓦房特别漂亮。

"霍克叔叔!"

走过庭院,去往本馆的途中,玛露喊了一声。

在庭院中央跪坐着一个男人。

他是不久前租了西边厢房居住的客人。

高高的个子长着一个鬼怪的脸。

在他的膝盖旁边,放着一把有着如男人身高一样的巨剑。

"可以摸摸看吗?"

芈璃都来不及拉住玛露,玛露就已经说出来口。

男子看着玛露,点着头,把剑伸了过来。

玛露笑着抓住剑柄,似乎想要挥舞一下剑,但以玛露细小的胳膊来说,这还是件费劲的事儿。

不管玛露如何用力,巨剑始终没有移动。

看着玛露吃力的样子,男子笑了。

然后男子从原地站了起来,为了让玛露感受着剑的重量,将巨剑稍微抬了起来。

在男子的帮助下,玛露终于成功挥舞起了巨剑,那一瞬间,玛露的眼睛闪亮起来。

但是,芈璃却始终以一种担心的眼神看着玛露。

芈璃回想起父母让男人住进来时候的情形。

将倒在南方城门前的男人带回来的正是父亲。

全身是伤口的男人,好像饿了好几天的样子,似乎是从其他城市过来的。

芈璃的父母将男人放到厢房后,还用药和食物招待了他。

男子有过几年的佣兵生活,为了舒缓内心,才来到的舒兰。

父母和男子说想要休息多久都可以。

但芈璃因为父母毫无疑心的接受陌生男子而感到不安。

所以更加想要确认男子的身份。

她背着父母偷摸的去到仓库查看了男子的巨剑。

手指头刚刚触碰巨剑。

是黑红色。

芈璃吓了一跳,连忙抽回来手。

她的手有些火辣辣的。

虽然手已经脱离了巨剑,但是还是能够感受到愤怒,痛苦和绝望。

触碰到事物后的记忆竟然这么锋利,这么痛苦,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呢。

芈璃用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和玛露玩耍的男人。

男子和平时的面无表情不一样,做着一些玛露喜欢的表情,喜欢的动作,尽力在让玛露去笑。

一般人如若是看着这个样子的他,肯定不会认为他是坏人,但是芈璃依然忘不了触碰到巨剑感受到的黑暗记忆。

2.jpg

突然,在她的眼前一闪而过一个奇怪形态的武器。

武器整体的设计为,手柄在整个武器的中间,两边延伸出去的形态就如马上比武所用的枪一样,既长,又锋利。

看到这个就能想到是要,无情的去刺向敌人的武器。

但是,还没有结束。

武器的两端,从枪尾处开始,以巨大的半圆形成的武器,露出锋利的獠牙。

武器其本身就可砍向敌人,击败敌人的巨大的刀刃。

芈璃感受到不可预知的恐惧感。

想要从这个空间脱离出去。

但是,她的双腿却似乎不受意志所控制,正朝着武器的方向慢慢走去。

武器的手柄上有一根长长的锁链延伸出来。

锁链的前端就好像蛇一样,抬起头看着芈璃。

芈璃的心里感到恐惧,心脏猛然突突跳动。

但她的手已经慢慢的伸向了武器。

"!"

锁链一瞬间伸出,缠住芈璃的手腕。

被吓一跳的芈璃,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把手从锁链中挣脱而出。

但是并没有用。

“使命。”

她的手,从指尖开始渐渐变黑。

从手指尖开始,黑色气息的开始笼罩全身,就像龙鳞一样。

“龙骑士的使命。”

没有抵抗之力,黑色气息瞬间缠绕在全身。

“不行!"

在梦中醒来时,出了一身冷汗,全身都湿了。

特别真实的梦。

以至于无法分区分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

不知是感觉出错还是怎么了,梦中被锁链缠绕的手腕隐隐作痛。

是不是因为睡觉前触碰了那个男子的巨剑呢?

芈璃最近渐渐的对触碰事物会有记忆的力量感到后怕了。

暴露在黑暗之中,那精神上传来的痛苦最令她所难以承受。

芈璃想着以后一定不会再去触碰武器了

窗外的阳光洒进房内。

与昨天预想的下雨不同,今天竟然连一朵云都没有。

灰色,晴天。

芈璃望着大好天气享受着阳光,但是不知为何渐渐感到一股不安感。

那天,西厢房的男子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

仓库里男子的巨剑,就放在那里。

世界上比自己能力强的人有很多。

这样的话,她喜欢的传说中的魔法师,或是预言师,或是演奏者,应该也会在这个世界上。

但与他们相比的话,芈璃只是稍微有些不同,但也只是个平凡的女孩子。

她这样想着。

"别蹦出火花,小心得搅拌啊。"

玛露跟随爸爸,一起制作火药。

火药制作家的爸爸,唯独只教练玛露火药制作的方法。

玛露好像也挺喜欢玩火,和爸爸一起开始制作火药。

芈璃在远处看着俩人一起工作。

玛露往黑色生铁锅里放入了火药的原材料,不停地搅拌。

虽然因为生铁锅,不会有什么火花会乱蹦的问题,但只要有一点偏差就还是会浪费材料。

所以玛露认真得把材料混好后,将火药小心的转移到袋子内。

爸爸抓起玛露兑出来的火药后,放入火里试了下。

在哗啦啦之中,玛露的火药在一瞬间就烧没了。对此爸爸一脸满足的点着头。

芈璃瞬间看着那个黑红色的火药的好像想着什么。

火药原来是武器。

王国一向都是希望能有更加强力的武器。

舒兰里做出来的火药,都会被用为王国军的弹药,炮弹,枪炮之上。

与外表看其来很平静的这里的舒兰不同,外面的世界一直被称为魔族的敌人所争伐,进行着持续的远征。

在战争背后,一直都有着死亡的消息跟着。

就连胜利的呐喊声也不及一个人的牺牲上的代价。

也许不知哪天,玛露的小手上也会有举起武器。

对于这样的瞬间,芈璃忽然害怕起来。

自己平凡的能力,不知能不能守护住自己的幸福。

"怎么又这么待着呢。"

不知是谁握住了芈璃的手。

原来是玛露。

脸上和身上沾满泥垢,还用一脸得意的表情看着她。

"今天就做到这里,我们做做其他的玩吧。"

玛露抓起她的手了。

仿佛读懂了她的担心,在安慰她一样。

芈璃又对玛露另眼相看了。

她看着了不起的弟弟微微一笑。

然后想着一定要将这份幸福,守护下去。

-夜晚。

好像有谁在喊着她的名字。

这是直击心灵的声音。

不知道在何处响起,但是温暖并使人思念。

芈璃跟随声音,离开家门,走上了去往祠堂的阶梯上。

当慢慢的上楼梯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就像被蒙上一层雾一样,没有任何想法。

就这样自然的移动着脚步。

她穿过山坡上的树林后走到了尾部的祠堂。

祠堂里有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球,浮在空中。

每当这个球强烈的发出一次光时,她的心底就会响起一次声音,那呼唤她姓名的声音。

芈璃把手伸向里发光的球。

在手到球附近的时候,一根锁链从发光的球里伸出,缠绕着她的手腕。

而,发光的球闪耀了一下就消失了,在原来发光球的位置上出来了个巨大的武器。

半圆形态的武器。

这个是芈璃在梦中看到的武器。

这时,芈璃大脑中的迷雾才散开,清醒过来。

她就像在梦里一样,使了劲拼命想要摆脱锁链。

但是,锁链将她的手腕死死的缠绕着。

然后在她逃跑前,通过锁链联触碰到了关于武器的记忆。

3.jpg

这是一个纯白的空间。

这里只有一个武器浮在空中,没有任何东西。

芈璃环绕了四周看了一眼。

人也是,事物也是,没有任何风景,没有任何声音。

“这里是?”

“这里是龙族沉睡的地方,守护使命的记忆场所。”

在武器里传来了声音。

虽然有些深沉但是很温暖,还有些锋利但是令人怀念的声音。

“龙族最后的后裔呀。准备好接受使命了吗?”

“龙族?使,使命……?到底是什么……。”

“首先,这个是你需要知道的过去。”

芈璃惶恐的样子下,武器没有等待她。

周边的风景快速的回转着,留下像走马灯一样的残像后,开始变化了。

就像,横跨时间,回到过去一样。

最初的芳径,这里是舒兰。

然后,周围的风景就随着时间渐渐回到过去,舒兰的城墙还没有立起之前,王国也没有成立前,大地的风华也没有削减山脉之前,古代的这里是有着巨大的龙的神殿的时代。

这个是全部都为灰色的古代记忆。

龙的神殿里,有着位银色头发的人类女性站在高处,看着面前的人们站着。

此女的前面,有数百名的人类跪拜着,表示尊敬。

人们管她叫做“神女”。

神女的手里燃烧起魔法之火,将此火移动到旁边跪着的使徒的手里。

“那个女人主张说需要把我们的力量传达给必死的人。”

武器对着她说了。

这次的风景稍微回转了些,时间也稍微移动了些。

这次是,古代的记忆龙之神殿

神殿内,那位被叫做神女的女性和男性神官对话着。

“我的血脉呀,真的要给必死的人传授我们的力量吗?他们是拥有着改变命运的人,还是顺应命运的人呀。”

对于神官的问题,神女一脸慈祥的微笑着说

"我们龙族的血液正在遗失力量中。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会完不成使命,直接面临灭国的。

现在我们能够完成使命的方法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神女将把抱在手里的婴儿稍微的给神官看了下。

神官用直直的眼神看着婴儿说。

“我们的血液虽然会被延续,会是以必灭的存在而活着嘛。这就是选择吗?”

对于神官的提问,神女安静的点了点头。

风景又一次回转着,时间又向着下一个记忆移动着。

这次是黑红的记忆。

刚刚看到的龙之神殿着火了。

"将善民哄骗成邪教徒的人推翻!拿下邪教徒神女脑袋的人,王会亲自给你奖赏的!”

王国的武士围绕住了,被火烧着的神殿。

他们是为了巩固王国的权利而驱逐龙的信仰,而被雇佣的人。

为了对抗武士们,龙朝着神殿前面广场上的武士们冲了过去。

是不想让他们进入到神殿前而阻挡着。

神殿的里面,神女抱着婴儿,抚摸着婴儿的脸颊。

“我们最后的后裔,正好碰到这种情况了,不能够在守护你了,身为母亲的我真是没有脸面了。”

神女一首抱着婴儿,另一手将祭坛的圣物拿了起来。

然后使用圣物的力量制作出发光的球了。

这个是通往次元的通路。

神女丝毫没有犹豫,反而微笑着,将婴儿和义务全部推向光球内。

“希望……,龙族的记忆能够将你引导向正路。”

下个瞬间,神殿的大门被创破,武士们冲了进来。

武士们的剑,毫无怜悯的刺进神女的体内。

她没有一丝的抵抗。

她知道,希望自己毁灭的存在们,会有一天朝着她自己挥剑的。

她的银色头发,就像凋零的花朵一样,散落在地。

她的生命在结束的同时,人类的形象也渐渐凋零,神女的身体渐渐变为龙的形态来。

目睹着这一切凄凉的倒塌的样子,芈璃只能悲伤的观望着。

“然后这个是你需要知道的现在。”

岁月重新流动着,她回到了舒兰的风景里。

以前有着龙之神殿的地方,现在坐落的是一个小小的祠堂。

一瞬间,祠堂前面出现了神女制作的发光的球。

通过这个发光的球,原先被神女抱着的小孩重新出现了。

将好像从天而降的小孩接住的是一对年轻夫妇。

这个是不能够让芈璃接受的事实。

"妈妈?爸爸?"

在祠堂前面的年轻夫妇不是别人,正是芈璃的父母。

没有给芈璃惊讶的时间,周围的风景又一次回转,与父母和婴儿的记忆又一次掠过。

孩子渐渐的长大,已经成为了一个小女孩。

虽然,有着稍微奇怪的能力,但是一直确信自己是平凡的少女。

不是别人正是芈璃。

“我……竟然是我?”

记忆中的芈璃,突然追赶上了时间。

在芈璃的眼前,就像照镜子一样,看着自己的模样,有着另一个自己。

两人的眼睛同时都不安的晃动着。

然后随着一行眼泪,记忆中的芈璃,就像碎掉了一样渐渐的消失了。

“最后这个是你需要知道的未来,即使命的瞬间。”

这个是不知何时的未来的记忆。

她正在跟希望世界毁灭的远古巨龙对峙着。

在拥有着红色翅膀的巨龙面前,世界倒塌着,人们的泪流着。

与巨龙对峙的芈璃的手里,正有着现在给她看这些记忆的此武器。

将巨大的武器轻松的拿起来的她,眼里没有丝毫的犹豫。

“我……。不可能这样......!”

“接受使命时,你就会重新获得龙骑士的力量。”

随着武器的最后一句话,芈璃回到了现实中祠堂的风景里。

在她的眼前武器依然浮在空中。

在芈璃对未来的记忆中她手里持有的正是这把武器。

随着刷刷声,锁链脱离了芈璃的手腕。

经过里一段时间的静谧。

仿佛,武器在等待她的选择一样。

龙。

龙族。

后裔。

使命。

龙骑士。

她为了赶走这些所有的想法,用尽了所有气力。

但是再怎么否定也没有用。

在她的意识深处,有着肯定这些为事实的力量。

“准备好接受使命了吗?”

脑海中武器说的一句话,又重新在芈璃的脑海中想起。

芈璃走出祠堂,开始往阶梯下面跑去。

现在什么都不想想,只想逃跑。

对于她来说现在的所有都很沉重。

她那平凡的生活,在静静的倒塌。

4.jpg

"姐姐,没问题吧?哪里难受吗?"

今天玛露也来到房门前,芈璃装作没有问题的样子,把弟弟打发走了。

经过了好几天也是,手腕上依然有着被锁链缠绕着的感觉。

按照武器的记忆的话,我自身是“龙族的最后一个后裔”。

龙族。

按照记忆所指,这是丢失了力量的龙族中的一员。

芈璃想起来与武士战斗的龙,和被武士用剑刺死的神女。

龙族的后裔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是人类吗?

不是的话,我到底是什么呢?

她开始害怕走出房间。

不想面对真实,几天后,芈璃想了好久,终于去找父母了。

不可能一直只是想着。

只有将最大的疑问解决后,才有可能跨过去。

俩人和平时没有区别的,报以笑脸面对芈璃。

芈璃对这种样子稍微感到了距离感。

芈璃将龙族的记忆中最后的内容讲给了父母听。

想通过父母确认这个到底是不是事实。

因芈璃的问题,父母的表情越加僵硬了起来。

光看表情,芈璃就已经可以预想到接下来的回答了。

父母担心芈璃,一度安慰着,芈璃毫无感情的笑着并说没关系。

芈璃说,只是想确认下事实才会问的。

就算知道事实是什么样,但家人还是家人。

这么一想,反而变得比想象中可以更好的接受了。

那天晚上,和家人一起吃的饭。

和任何时候都一样,是一个愉快又幸福的时间。

而悲伤很晚才找来。

回到房间肚子呆着的时候,感到既孤单,又寂寞,芈璃忽然感到这个世界上就是自己一人。

她的灵魂渐渐的沉入深海里。

水面上有着朝向自己伸出来的手。

已经用尽全力伸出了手,那个是不能触碰到的距离。

水面上的光渐渐远去。

家人们伸出的救援之手也渐渐消失在视野内。

终于碰到时,那里不存在光。

我到底是什么呢?

只有眼泪才能解决这些。-几天后,芈璃重新来到祠堂。

想要对自己的存在更加仔细的了解一番。

但是,到达祠堂时这里没有发光的求,连武器也没了。

芈璃坐在了祠堂前面。

就像遗失了路一样,感到很无助。

去到哪才能找到我的根呢?

这时,朝着陷入思考的芈璃,周围的树林里传出脚步声。

其实只是芈璃没有发现而已,在他朝着祠堂走来时就已经有一伙人跟在她的后面了。

这一伙人慢慢的走到芈璃面前站定。

人们各自都是不同的服装,武士,商人等。

为了藏身在都市,有着各不相同的职业,穿着各不相同的服装。

"请不要问任何事情,乖乖的跟我们过来就可以了。"

“姐,姐姐!”

芈璃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穿着武士着装的人手里正抓着玛露,为人质。

男子另一手里的剑正顶在玛露的脖子上。

“请放开我弟弟!”

"拥有神的力量的人。不想看到你弟弟受伤的话,就跟我们过来吧。"

“你在说什么呢?我……。我没有任何力量!求你放了我弟弟吧!”

芈璃咆哮着喊道,男人也依然无动于衷。

男子反而将剑更加贴近了玛露。

“……!好的,知道了!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芈璃没有办法只能乖乖的听他们的话。

拿着绳子的穿着僧侣服的男人朝着芈璃走了过来。

"姐姐……."

就在这时。

将玛露挟持为人质的武士后面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踢了武士的膝盖将武士踢到的瞬间,将玛露拉倒了自己的怀里。

无视因为突如其来的冲击,大叫着回了头。

武士回头时,鼻子前方有着两个枪口正对着他。

拿到身影手上拿着的是有着两个枪口的枪炮。

"别动啊,我会心疼弹药的。"

这道身影正是,住在西厢房的手持巨剑的男子。

男子没有将指着武士的枪移开,而是直接将玛露推往台阶,让其快速下台阶。

与此同时,男子将掉在地上的武士剑用脚一抬后,拿在手上。

手持剑和枪炮的男子,正在一人面对一伙人。

"切,事情渐渐变得复杂了呢。大家先抓住这个女的!是珍贵的魔法材料,别杀死了啊。”

因男子的登场,这一伙人的表情暗了下来。

已经丢失了人质玛露,还出现了个妨碍者,不管怎样需要先抓住芈璃,离开这里才可以。

他们一伙人,无视了手持枪炮的男人直接朝着芈璃跑了过去。

这一伙人虽然正在跑过来,但是芈璃在这瞬间感受到了什么。

对玛露手持剑来危险的分五,因男子登场后的安心,因自己无能表现的绝望感,反正好多种感觉混合着。

“重新接受使命时,你会重新找回龙骑士的力量。”

“我……。没有任何力量。”

没有接受使命的觉悟的话,你就是一个无力的存在。

但是,要是接受使命的话…….

也会获得可以守护幸福生活的力量。

手持短剑的僧侣服男子朝着芈璃跑了过来。

短剑要触碰到她身体的瞬间,在祠堂的内部出现武器,用非常大的力量打在僧侣服的男人脸上。

她的手里不知何时多出来从武器里延伸出来的锁链。

她一拽锁链时,看似非常重的武器,很轻松的就飞到了她的手里。

芈璃第一次用手抓住了武器的手柄。

然后,她在手里感受到一股神秘的气息。

从武器的中心,开始环绕武器的全身一样,温暖的热气渐渐包围。

武器在问她。

是想以平凡的少女活着还是想要选择使命。

芈璃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那伙人,心里下定要用他们来展现自己的决心。

从她手里飞出去的武器在空中留下圆形的轨迹,回转在半空中。

跟着空中的轨迹,魔力的火焰留在空中。

根据她的意志行动的武器,特别的轻。

但是相反的对于她的敌人这个武器无比的重。

根据芈璃的攻击轨迹,他们一伙人的武器全部都碎掉了。

这是从一开始就是攻击武器的意图。

芈璃没有想要伤害他们性命的想法。

因为接受龙族的使命和取他们的性命没有任何关系。-时间结束后,想要绑架芈璃的犯人们全部都进了监狱。

听说芈璃和玛露遭遇了很大的事情,所以她们的父母急忙忙的就跑来了。

看着俩人直接抱住自己和弟弟瞬间留下眼泪的样子,芈璃感受到了父母来自真心的爱。

芈璃为了解释这个事情,好了不少的功夫。

幸好,扫荡了犯人的人正式传说中的“巨剑霍克”。这个传言一直被传着,事情也就告了一个段落。

霍克在要离开舒兰前,想要和芈璃和玛露打个招呼再走的,没想到看到犯人们奇怪的举动所以就继续尾行,有危险的时候就出现了。

霍克等事件全部都解决后,才离开了舒兰。

这次是连巨剑也一起带走了。

男子笑着走近和芈璃说,我当时是不是不用帮你呀。

看着男子走远的背影,芈璃重新想了下自己的力量和使命,还有就是自己的根。

不知从何时起,一个平凡的女子的生活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

5.jpg

芈璃又一次去到了山坡上的祠堂。

想要躲避人们的关注并跟“龙族”见面还真没有什么地方,只能来这了。

她不知从何时起就已经给武器起来个叫做“龙刃”的名字,因为它有着龙族的灵魂和记忆。

芈璃想要更加仔细了解龙族的起源和使命。

这其实也是想要更加了解自己。

但是,单单靠龙刃给看的记忆,还是不够完全的了解。

芈璃通过龙刃,再一次回顾了那段关于自己即将经历的,关于使命的记忆。

红色翅膀的巨龙,朝着记忆中的芈璃,喷出强力的火焰。

看着记忆的自己也是有一种被火烧着的感觉。

但是记忆中所有的不是只有自己。

在记忆中的巨龙停止喷射火焰后,那里有着为举着盾牌的女性。

不光光是那个女的。

以世界的命运为赌注而战斗的芈璃,并不只有她一个人。

走到留着泪的人的面前,抓起他们手的男人。

将受伤的人以慈祥的微笑治疗的女人。

比起任何人都站在最前线与敌人战斗的男人。

她能看到与她一同战斗的同伴们的身影。

芈璃有一次想起,黑红色火药里看到的无尽的战争。

世界还是被欺凌着。

虽然还是不能确定龙族的是使命是什么,但是感觉现在的世界还是在无尽的黑暗中。

记忆中的人们,全部都在和这世界内的黑暗战斗着。

芈璃也忽然想对这个世界付出些什么,想要使用龙族的力量来拯救这个世界。

"真的要去吗?"玛露哭着说。

芈璃轻轻的抚摸着玛露的头。

在久经考虑后,芈璃还是决定离开舒兰踏上旅行。

虽然也有着要完成使命的目的,但可以通过这次的旅行挖掘出自己的能力的话,就可以对自己的根与使命有更加深刻的了解。

芈璃安慰着哭泣中的玛露,温暖的笑着。

“我会回来的。”

她坐上了前往大海的马车。

就算使用马车也需要十几天的时间。

但是芈璃不再害怕。

她使劲握了握抓在手中的武器。

马车慢慢的经过了舒兰的城门。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361游戏网】微信公众号:i361games

361游戏网官方网站:http://www.361games.com

洛奇英雄传礼包

类型:角色扮演题材:魔幻画面:3D地区:韩国状态:公测厂商:世纪天成,nexon

专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