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奇葩怪谈

《冰与火之歌》中文翻译者 打游戏帮他学英语

时间:2016-05-30 09:48:42  来源:   责任编辑: 719kadmin ;大神牛评:

长发飘飘的屈畅和他办公室里堆放的外文原版书籍

近日,火爆全球的史诗奇幻电视剧《权利的游戏》第6季开播,在某个粉丝派对上,记者结识了原著小说《冰与火之歌》系列图书的中文译者屈畅,1982年出生的他,是一位土生土长的重庆小伙。

“翻译就是要有更多的阅读和模仿,而阅读对于我来说,是20多年来最大的乐趣。”他对阅读非常痴迷,“我有很多感兴趣的书,但就算一天40个小时我都看不完,所以只能挑选其中一些看。”

翻译《冰与火之歌》

最基本要求是读着顺口

喜欢奇幻类小说的人,肯定都听说过《冰与火之歌》,由美国奇幻文学作家乔治·R·R·马丁于1996年推出的这部作品,讲述了在一片虚构的中世纪大陆上所发生的一系列宫廷斗争、疆场厮杀、游历冒险和魔法抗衡的故事。从1996年初问世到目前为止,该书已完成的五卷已全部译成了中文版,共15本。

你也许以为《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中文版的译者是一位资深的翻译家,但事实上《冰与火之歌》的中文版翻译却出自一个非英语专业出身的80后之手,他叫屈畅,土生土长的重庆人。

身高1米78的他,身材稍胖,戴着一副600多度的眼镜,还有一头披肩长发,使得他看起来特别有文艺气息。

从2000年上大学起,屈畅就开始下载《冰与火之歌》的英文电子书来看,那时起他就被这部小说深深吸引。真正的翻译工作是从2003年开始的,至今已有13年。

屈畅说,他对翻译最基本的一点就是,读起来一定要顺口,一旦拗口必须要改,为此,他也最讨厌别人拿“原文就是这样的”来当借口。正因为他对翻译的要求严格,倘若用1分钟来翻译,修改的时间至少会花3分钟,还要不停地反复看很多遍。尽管如此,随着自己阅历的增长,他对自己的作品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回头来看,有些翻译还是有不足的地方。”

▲由于他翻译了《冰与火之歌》,有学生还特地为他画了一幅漫画

并非英语专业学生

打游戏帮助他学习英文

屈畅作为《冰与火之歌》的主要译者,全程参与第一卷到第五卷的翻译工作。然而,记者了解到,毕业于四川大学的他,本科学的是行政管理,研究生则是历史类文艺复兴方向。非英语专业出身的他,翻译这样一部史诗级的奇幻文学作品,是如何做到的呢?

屈畅表示,这还得从他小时候说起。上世纪90年代初,屈畅有了第一台电脑,而最大用处就是打游戏,“喜欢足球类、角色类等游戏。”他买的游戏光盘上千张,都是上世纪90年代初到2000年上大学之间的8年时间买的,大都是英文的。“我学英文,游戏帮了很大的忙,那些词汇很多都不是书本上能学到的,对知识积累很有好处。”

屈畅还表示,翻译工作更重要的其实是中文能力,“我经常说翻译是‘七分中文,三分英文’,英语方面就是要能理解书里写的什么,最难的还是如何用中文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他认为,翻译要的就是中文的写作水平,这是一个不断积累熟能生巧的过程,“多阅读就能增加理解能力,再加上模仿,写出来的东西就会比较好。”

最大的乐趣是阅读

小时候就迷上《资治通鉴》

说到阅读,屈畅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20年多来,阅读是我最大的乐趣。”

在他位于渝中区卡莎国际楼上的办公室里,最多的就是书,十来平方米的客厅,两堵墙的柜子里都是书,其中一个柜子是玻璃柜,里面全是硬壳包装的英文书。而据记者了解,屈畅家中的书,有现在办公室的10倍之多,轻轻松松几千本,“我还有一些书在外公家里。”

这三年多来,他和赵琳及另几位志同道合者在翻译了《冰与火之歌》后,组建了一个“史诗图书”团队,专门致力于引进大部头的国外优质奇幻小说,平日就在此办公,屈畅如今每天会保持3个小时的阅读时间。

屈畅说,他最喜欢的是历史类书籍。印象中还没上小学时,外公会让他每天早上写2个小时毛笔字,刚会认识字时,他就开始读历史书,包括柏杨译写的《资治通鉴》。从小学到初中,短短几年,他在渝中区图书馆借过几百本历史类书籍,“差不多看完了图书馆这类别的所有书。”

因为读的书太多了,他也有苦恼:“现在进书店要控制自己,因为没有那么多时间看完自己喜欢的书,这是我的遗憾。”

翻译并不枯燥

他用玩游戏为自己减压

在与屈畅面对面交流时,记者看见他头上已有星星点点的白发,问他是不是因为阅读和翻译太过操劳。他说,自己很小时候就这样了,这是先天的原因。

做翻译时不会觉得枯燥吗?“我把自己进入到里面的角色,所以不枯燥。”无论是做翻译工作还是阅读,屈畅认为这一点都很重要。

另外,做翻译工作时,他也知道如何调节自己,如果疲惫了就睡上几天,累了,也会用游戏来解压。说着,他打开一面柜子,里面放满了各种桌游,“五六年前,我就玩过好几百款这种游戏,我喜欢具象类游戏,不喜欢象棋等抽象的。”

他说,他工作上最大的困惑是现在读书的人相对少了,有一种遗憾的感觉。记者张月